{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玩具 » 正文

天堂的妻子-我今生不变的爱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16 09:45:42  

(图文无关 图片来源:凤凰网)

  死与生,对于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来说,不应该是一避讳的话题。几十年的岁月匆匆离去,我亲眼看到的生离死别,人间悲喜亦不在少数。我知道人终归会死亡,每个人的结局都是一样,唯一不同的只是时间问题。但是我绝没有想到这种事会在这么快出现在自己身上,让人防不胜防,神魂错乱,甚至于在此前的很多天里,我已失去了基本的判断力,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当我在灵魂深处不断否认这个事实的同时,现实却不厌其烦地让我意识到:世界我最疼的那个人已经离开了我,永远不复存在了。

  我的生命虽不曾有过什么辉煌,但至少,再大的困难都不足以让我垮下去过,我甚至真的做到了像鲁迅说过的一样:笑对厄运。但这一次,我感觉自己真的有点扛不下去,我爱的人丢下我一人去面对将来的人生,她太不知道珍惜我了!!!

  是的,我清楚地意识,一切已不可回头,但是还是忍不住一遍遍地想她,念她,呼唤她的名字!我们过往的点点滴滴,越来越清晰地展现在眼前,温暖我这冷寂的心灵,赋予我向前走的力量。

  “三七”那天,我买了一盆含苞欲放的三角梅到她的墓地,在坟轻声同她说话,告诉她我会坚强,我会把她轻轻地放进心里,永远呵护,一如她在生时我对她的无限爱恋!

  谢晓天,美女,我最疼最爱的妻子,于2012年10月10日在广西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永远离开这纷繁人间,在生40岁9个月17天。她干干净净地走了,就此芳魂永逝,却残忍地留给我整个万劫不复的世界……

  记得余秋雨先生在某个作品里讲过这样的意思:出门在外,每个人面前总有两条路,一条通向家乡,一条通往远方,但是游子,总会选择通往远方的路,在漂游中让生命得以升华。

  我的前面近四十年的人生,注定是个游子。

  我的家乡在四川乐山,除开西部的大山,大部分地方是丘陵。小时候跟大人上山干活,或者同小伙伴上山放牛,没事我就喜欢看那层层叠叠的山峦,心里对山外边的世界,充满着无边的好奇与神往。

  上学时,学校离家里不过半小时的路程。但是有好多次,我带了小伙伴们沿着公路漫游,翻越当地最高的五里山,兜个大圈子回家。每次到家的时候,天早就黑尽了,几个家的大人正焦急地四处找孩子呢。

  如今我还记得,小伙伴们愿意跟我的原因,通常是我意外得到一毛或两毛钱,换来了十几颗糖果揣在身上。对于七十年代末的农村小孩,这可算是一笔不小的财富。有了这样的诱惑,那些家伙即使饿着肚子也要跟着我。

  在成年以后,我的生命不幸地落入了这样的怪圈,不断地兜圈子,兜了小圈兜大圈,全国各地都跑遍了,人生却始终没有什么起色,感情生活更是在起起伏伏中归于平寂,以至我认为这辈子基本上没什么指望了。

  从二十四岁到三十四岁,我心无所依整整游荡了十个年头。

  这十年的后几年,我在北京找了个码字的饭碗,靠写些不入流的东西为生。有那么一段时间,生活算是稳定了些,但那颗不甘沉寂的心,依然空空如也。

  正是在这样的心境中,我来到了广西,第一次知道了柳州融水这么个地方。当然,对于这个我以前闻所未闻的小县城,要不是很偶然的原因,恐怕这辈子也走不到。

  当时我有个忘年交的朋友,快七十岁的退休老干部,但是人老心不老,退下来还不忘发挥余热,拿着自己的钱四处奔忙,打算寻找做大事的机会。虽然认识几年了也没见他做成什么大生意,但他那种老当益壮,老而弥坚,永不言败的人生态度倒是着实让人佩服。

  我随周边的朋友一样,叫他李总,或者首长。

  首长这个叫法的来头,大约是他经常带人去五棵松的六干招待所吃饭,而且还能进到旁边的六号院办事。重要的是,看上去他特别受用这个称呼,每当有人这样叫他,老人家身上那种果敢、威严立刻就体现得更加淋漓尽致。

  我是陪同李总来到广西融水县的,这里是他的家乡,他从十六岁离开融水到成都某航空兵学校上学,就极少有机会回来走走了。

  由于这些年常常是天南地北地跑,我见过的大江大河、名山胜景不在少数,但对于融水这个充满灵气的偏远县城,第一眼,我就生出来一种说不出的亲近感。

  早上从金林大厦11楼的宾馆房间醒来,推开窗户,眼前就有一座笔直峻峭的山扑面而来,远一点的地方还是山,山上草木葱茏,薄雾轻描,那山形山势,同桂林的山并无二致。融水县城就在这样的山脚铺展开来,县城的另一侧有翠绿的江水绕城而过,让人心境忽然间就开朗起来。

  当时我对住在这个县城的人们就有种若隐若现的妒嫉,然而,我绝对没有想过可能在这儿发生点什么特别的事情。天之广,地之阔,再美的风景,我都只是个匆匆过客。

  我们在融水呆的时间并不长,几天后就回了北京。然而没过多久,2004年3月底,李总再次邀我同往融水。这次他不再是“回去走走”,而是找了个投资方,打算到家乡投资建设生活垃圾处理场,“为家乡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因为县里的垃圾场属于县城所在地的融水镇管辖,所以接待者由县府换成了镇政府相关成员。虽然级别降低了,但规格却不差。我们俨然成为爱国爱乡的投资人,镇政府一帮人整天围绕在我们身边。在谈项目的同时,还特别安排我们去融水有名的苗族山寨游玩。

  那时我才知道,融水县的全称是融水苗族自治县,也是广西这个壮族自治区中唯一的苗族自治县,境内有苗、瑶、侗、壮、汉五个民族,而以苗族居多。少数民族同胞大多居住在山区,山里竹、木、矿产资源丰富,宛如碧玉的贝江河几乎穿越融水全境。由于对山林的严格保护,使得融水境内大部分的区域保持着原生态的自然风光,她的秀美灵异,远非县城那点小清新可以媲美。

  我们在沟滩苗寨流连了一天时间,在那里,我在陶醉于江水山林的醇美的同时,也深深为这里纯朴的民俗民风所吸引,有点隐隐的不舍了。

  那天当地村民为游人表演节目的时候,有个娶亲的仪式,而“新郎”则是由表演节目的村姑们通过现场目测,当场挑选出来的。当然,所谓的目测并没有什么程序,我猜想,在之前的表演过程中,那些可爱率真的女孩子早就看上自己的“心上人”了。

  我竟成为两名新郎官中的一个,这是我事前想不到的。过后想来,一是有导游小妹早在渡船上说过,苗家妹妹都喜欢戴眼镜的男子,她们认为这样的男人“有文化”;二来可能有人做了工作,也许镇里面的领导“打过招呼”,那些山村里的达亨(小伙子)达配(姑娘)们只是遵照行事罢了。

  但在当时我可没想那么多,心里面不知不觉产生了丝丝的窃喜,以为自己多少还是有那么一点男人的魅力的。娶亲后还要背“新娘”,入洞房,但因为是表演的一部分,估计比实际上少了些难度。我顺利过关,但内心却生出了点点涟漪,感觉苗家的山与水,真是人间福地,此生难求了。

  在回来的路上,有人开玩笑说:“你入了洞房,就得准备在我们苗山背三年的木头。等下次来这里,还要准备好孩子的奶粉钱哟!”

  我笑笑,没当回事。那个时候我做梦都想不到,我的人生就将在这美丽的大苗山出现神奇的转变,没有序曲,没有征兆,甚至与这天回味无穷的苗寨之行毫无瓜葛。

  那晚,还是在金林大厦二楼的餐厅,只是在座的多了几个年轻的女孩。介绍都是走走过场,但我还是记住了其中的一个女孩是“镇政府办公室主任小谢”。

  吃饭的过程,女孩们特别热情,不断地上来向我们敬酒。我明白这是她们的工作,重点是让远方的客人喝好喝高,但也不好驳人家面子,所以来者不拒,自己是痛快地喝了不少。当然,主角是李总,所以我可以轻松一些,悠然地看她们围着老人家转来转去,用尽各种办法让他喝酒。我偶尔也站起来挡一挡,不过得有分寸,不能扫了老人家的酒兴。

  那晚的小谢,穿着淡青色的毛衣,笑靥如花,但因为我只把这样的聚会当成业务的一部分,除了对这个女孩的酒量暗自佩服以外,我对她并没有过多的关注。

  很久以后,她告诉我说那晚她喝的全是白水,我有点不相信:“真的?你怎么能这样?”

  她不以为然:“我都是这样的,何况我一直讨厌喝酒。”

  晚餐过后,兴致高昂的李总又被安排去歌厅唱歌,我自然还得跟从。那歌厅据说是某个领导的亲戚开的,虽然硬件不怎么样,但生意倒是很好。

  八年多的时光过去,我对那晚的记忆已渐趋模糊。唯一记得的是小谢唱了一曲《枉凝眉》,虽不专业,但嗓音宛转清亮,情态自然,也颇可动人心神。尤其我个人对这首歌一向有种特殊的感受,觉得钟情于这类歌曲的女子,一定有不同于常人的人生感悟。或许那夜的她已经在我心中刻下了难以抹灭的影子,但对于早已习惯于孤身漂泊的我来说,不敢、不愿、也不可能有更深一步的想法。

  如果说我与她的相识是缘分使然,那么这种缘分一定是从我离开融水时那个早晨开始的。

  第二天是我们准备回京的日子,早餐不但安排得很好,也自然得有人陪着。我想不到小谢也在座,后来我知道,她是来负责买单的。过后想起那天的她,丰润,白晰,青春靓丽,浑身流露出一种挡不住的活力。她不是那种传统意义上惊艳的漂亮女人,但是看她一眼,心里不自觉就会蹦出那个字来:美!她的美在于她的自信,爽朗,以及一种若有若无的神秘感。很久以后我才明白,她的神秘感来自于她脱俗的气质,以及天生而来的似乎只有比较出色的女人才具有的矜持。这种矜持决不是居高临下,也不会让你觉得她很骄傲,却恰到好处地让人同她保持距离,难以轻易靠近她的内心。

  然而我可以发誓,在当时我的确没对她有什么更深入一步的念头。我只是觉得,这个女孩挺不错,真不错。

  吃饭的中间,一直被我视为女强人的唐镇长不经意地对我笑言:“小刘,我们办公室谢主任可还是个单身美女哦!”

  心轻声跳了一下,我还没来得及反应,李总爽朗地笑起来:“小刘也是单身啊!”

  我相信小谢没把这当回事,我也一样,至多是她和我都得到了一个信息。这样的信息也许经常会有,并不足以对我们的将来产生任何影响。

  但我至今也想不明白我何以有那样的勇气,以至于做出来后面那个同自己一惯作派相违背的举动。又或者,在我潜意识里早已对她有了异样的感觉,只是自己完全没有察觉到而已。在大家用完早餐准备下楼时,我看到小谢留在后面,所以我故意放慢脚步拖在最后,直到其他人都从楼梯间的视线中消失。

  她低头在前台和收银的女孩说话,应该是在结帐吧,我假装漫不经心地走过去,以一种尽量平淡的口吻对她说:“谢主任,留个电话吧,有机会了大家联系联系。”

  她抬头看看是我,平静地点头:“好的。”

  写电话的时候她告诉我她的全名,谢晓天。我的心又跳了一下,觉得这个名字很美,很独特。当时我就认为应该是她自己取的名,后来果然证实了我的猜想,但我只说了句,好特别的名字。

  她知道我今天会离开,所以很客套地希望我们一路平安,又告诉我她单位组织去海南旅游,也是近两天出发。

  那天早上我们的简短交谈都是很场面的话,愉悦,轻松。那时我没想过自己可能和她擦出什么火花,我由衷的想法是,同一个特别的女孩做朋友,不是坏事,何况以后我或许还有机会来到这里。为了不让别人留下什么猜想,我很快就下楼了,她则留在后面继续未完成的工作。

  但事实上是,我们后来的故事正是从这个地方开始的,没有这个美丽清晨的灵机突现,我的生命就将完全改写。直到一个月后我们再次相逢,那时我们已经相互爱得很深了,俨如那些已牵手多年的爱人。

  我得说,哪怕是足以铭记终身的爱情,她的开始也可以很简单,真的就这么简单。但与此同时我也相信,这是命,人再聪明,再强大,也逃不出命运之手。

  一直自认是个重情重义的男人,也一直在茫茫人海中寻觅属于自己的那份真爱,纵然九死无悔。但要说到爱情的经验,我就真是乏善可陈了。男人在遇到对那个女人之前,其实都是不成熟,不懂爱的,犹如在深山里迷路的孩子,即使做再多的努力,终究徒劳无功。

  在认识谢晓天之前,我曾爱过,也曾走进婚姻的殿堂,但那一切都是短暂而虚幻的,并不能在我生命中留下更多的印记。

  或许是我比较早熟,我第一次觉得自己爱上了某个人,还不到十七岁。当时我并不明白我所以为的爱情,只是对异性的好奇,对一个女孩的好感,至多就算得上是喜欢,这是我人生中必然的成长过程,也可说是命运的安排。但因为不明白,所以才义无反顾,把自己的身心都投入到那一场看似轰轰烈烈的爱情中。

  那个女孩是我表妹惠惠,我亲姑妈的第五个女儿。在我以为爱惠惠到死去活来的时候,她还不满十四岁,因此我的所谓爱,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单相思,一道无解的方程式。当然表妹也是喜欢我的,或许她会觉得跟表哥一起比较好玩,但她还不懂得爱,也不明白我何以对她有那样的感觉。

  那件事曾在我们两个家庭中引起了不小的波动,但除了父亲以外,没有人郑重其事地反对过我,长辈们就如同洞彻世事的智者,在平静地等待我长大,清醒。

  我相信,姑妈之所以从不说什么,是因为她从内心里很疼我,护我,不忍用刻板的方式剥夺我对“爱”的美好想像。在我父亲五岁时,就随改嫁的奶奶到了陌生的刘家生活,姑妈则被同族的长辈带到乐山沙湾,从此姐弟就断了音信。直到我小学毕业,姑妈才通过老家的人辗转找到了我们家。姐弟一别三十年还能重拾亲情,姑妈对我们家人的爱自然会超出普通的亲人。所以,她竟然从未对我那样荒唐的举动有过阻挠,斥责,甚至在生活、学习上更加关心我,不遗余力地帮助我。

  后来我真的醒悟了,没有任何外力,也不存在风言风语。那天,我到乐山港送刚到我家玩了几天的表妹回家,目送着班车缓缓消失在眼中,我忽然觉得,该结束了,我心中深爱的惠惠,永远也只能是我的妹妹,一个注定不可能同我的生命有更多交集的好女孩。我买了一瓶高粱酒,沿着滨江路边喝边嚎啕大哭。

  那年我刚刚上完高一,这段短短的感情史不到一年。但是,在我以后的很多次感情中,却不自觉地把对表妹那种完美无瑕的感觉比照到别的女人身上,从此再没有找回那种令我沉迷让人心跳的爱的味道,直到谢晓天出现在我生命中。

  我在1993年底有了第一次婚姻,而之所以走进这段婚姻,一方面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自己的草率。我在家里是大哥,觉得自然应该承担更多的责任,包括早日结婚生子,让逐渐年迈的父母亲享受“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

  前妻是个小学老师,又讨老人喜欢,如果我们双方都努力,我应该可以就这样平平静静地度过一生,没有波澜,没有失落,当然也谈不上什么深爱。

  可是一脚踏进婚姻的大门,我就发现自己真的很傻很天真。在灵魂深处,我对于爱情的渴望一刻也不曾停息,而那种爱,是要有心与心的交融,灵与肉的契合,相互搀扶,相互尊重,相互珍惜,共度人生风雨,一起牵手到老。

  可惜的是我与前妻完全没有过这种心灵的交流,几乎从认识的一开始,我们就把对方看作比较保险的结婚对象,因而完全忽略了爱对于婚姻不可或缺的重要性。因为工作原因,婚后我是四处奔波,她则是学校家中两点一线。很快地,我们的矛盾就暴露出来了,她希望我多回家,替她分担家务,伺奉老人,这对习惯于天马行空的生活的我来说,无异于剜目割肉。

  另一方面,尽管我对物质财富一向没有多高的要求,但年轻的我在内心深处却始终保存着对创业的巨大渴求,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做成一点像样的事情,为自己,也为家人创造更好的生活条件。同时,我们双方的父母都还可自食其力,年龄也不算有多老。说起来,那时他们也就是50岁上下,所以我觉得自己应该抓紧时间做点想做的事。

  但她完全无法理解,总觉得能吃饱穿暖,工作稳定就是最大幸福。这种人生观的差异造成了我们在所有事情上的不同观念,因此,争吵甚至相互伤害就成了家常便饭。同我第一次的感情一样,我的第一次婚姻也只维持了不到一年时间就告破裂。

  其实我深知自己远算不上一个优秀的男人,我好高骛远,做事缺少韧性,也从没有做成什么大事。要说我还有优点的话,那也就是重情义,讲原则,而且用心对待身边的每一个人。我不能没有爱的滋养,当真爱离我而去时,我就成了一个孤独、卑微、甚至有那么一点龌龊的男人。

  前一次婚姻的破碎并没有给我带来什么伤痛,但却让我在寻求真情的过程中变得谨小慎微、疑虑重重,我已经对爱情丧失了信心,对未来,也不再有过多的期望。

  从此我成了一个自由的男人,没有牵绊地寻找自己想要的生活,除了对父母的掂念,那些年我过得很轻松自在。但是在我心最深处,仍在芸芸众生中苦苦等待属于我的那份真情,期待着我心中的爱神从天而降。这一等,就是整整十年。

  昨天是"七七",晚上看到了盆地难得一见的月亮,很干净,很明亮,感觉她就住在月亮上面.于是一个人在月亮下走了很久,直到把她装进梦里,结果真的在梦里见到她,还是那样让我爱怜,让我喜欢的样子___唉

  人走了,就永不能回头了,以前对这个话体会不深,现在明白了,也晚了。

  我深知我和晓天都是平凡普通的人,但我们的相遇相知相爱,却足以让我的生命增添太多的精彩,让我受用一生,不再有情感上的遗憾。然而,当我们越过茫茫人海相互牵手的时刻,一个在北京,一个在融水,注定了我们的未来会比其他人多了更多曲折与付出。

  自离开融水回到北京,忙乱的生活和工作让我几乎忘记了晓天的存在,当然在心里,我一直在找一个更“恰当”的时机准备问问她的消息。虽然对未来不敢有更多奢望,但我总觉得我们之间至少可能会走得更近。

  大约在几天以后,一个平平常常的日子,我忽然接到她发来的短信:“刘编辑,你们顺利回京了吗?”

  呵呵,我不自觉地微笑起来。在我眼中,这不是个普通的短消息,我觉得可以从这最平静地口吻中感受到一种不一样的信息,至少,她开始关注我了。我很快回复了她,告诉她一切顺利,末了问她海南之行收获怎样。

  她马上回信息:我们正在天涯海角呢,这里的蓝天白云,椰风海水好纯净,好美……准备过两天回融水。

  那一刻,忽然就觉得天涯并不遥远,她青春,快乐的身影仿佛就在眼前,我甚至能感受到她无比欢愉轻松的心情。我不知道我们之间是不是真的有了心灵感应,但从那天起,我的人生在不知不觉中在产生着微妙的变化,我开始更多地关心她,希望能更深入地走进她的内心。

  在接下来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我们都是靠短信飞鸿传书,心却在文字的交流中越走越近。实际上,在我2006年断然抛下北京的工作来到融水前,只要在分别的日子里,我们都坚持用文字来表达心中的思念,爱慕与渴盼,我们的爱情也一天比一天牢靠,稳固,坚如磐石。也许是我一直以来对文学有种特殊的癖好,我喜欢从文字里来理解、分析领会一个人的思想甚至一切。

  她的文字恰恰特别能打动我,后来我才知道,她也是很多朋友同事心目中的才女呢。每次收到她的信息,我会回味好久,一个人对着短信傻瓜一样地痴想,我越来越感受到她的好不可多得,她的内心里,蕴藏着的是个无比丰富美好的世界。而在我之前,并没有人能真切地领会到她内心世界的广袤无垠。

  我越来越确信,她就是我生命里寻寻觅觅一直在苦苦等待的那个人,唯有她,才能成为我的唯一。

  几天后的一个清晨,七点左右,我又收到晓天的信息:“我在山边跑步呢,前面有一群毛绒绒的小鸭子,走路跌跌撞撞的,好可爱!”

  呵呵,什么样的女孩会向另一个人讲这样的琐碎小事,要是她不是把我看作不一般的朋友,她肯定不会给我这样的信息。越小的事情,应该是更私密一些吧。而且这么早她就在外边跑步,说明她很喜欢运动,自然的,心情也一定很好。真不知道这个女孩还有多少我不知道的好啊!

  我开始有些想入非非了,我感觉或许我们会更进一步。那时我的内心已经把她当作一个可以亲近可以倾诉的人了,我不能往更深一步想,毕竟我们的了解还太少,生活圈子也没有什么交集。我相信她也一定这么想,所以相对而言,她表现更“主动”一些。也许我孤身多年,自己的自信早已被失落、空虚和游戏人生的态度消磨殆尽了。

  但我也在变化,她的每一个信息我都会仔细琢磨后再回过去,当然,因为内心的企盼慢慢活跃,我会尽量找自认最恰当的话语发给她,我告诉她我的喜怒哀乐,生活感悟,告诉她我之所以还一个人生活,只是因为没有碰到让我心动的人。

  我知道,我们都在因为对方的存在变化着,快乐着,隐隐期盼着。

  那天,一个寻常日子,但对我来说却有非同寻常的意义。晓天的信息又响起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这是我一直盼望的爱情,你呢?”

  我很快就回复她:“宝贝——我可以这样叫你吗?我希望是那个和你执手到老的人,你愿意吗?”

  她没有回答我,但在此后的信息中,我就一直叫她宝贝,她从未反对,我相信,她的心里真的有我了。想到我们短短的相聚,她的音容又一一浮现眼前,让我沉迷,令我心跳。我知道,我这一生不可能离开她了,我今后的命运,将紧紧和她交织。

  那个时候,距我们相识又分别不过十多天时间,我却开始急切地想见到她,心里好似有千言万语等着向她倾诉。我的爱竟然来得如此突然,来得如此强烈,这不是缘分又是什么呢!

  我开始变得胆大甚至疯狂,完全不像一个历经沧桑的大男人,而是一个不顾一切索取爱的滋润的孩子。晚上给她发信息,我说:小宝,让我拥着你温柔的娇躯,一起进入甜美的梦乡……我会在梦里吻你哦。

  她回答:吻你,大宝。

  此后我们发信息,她总叫我大宝,我则叫她小宝。那种爱的甜蜜,温情,充满了我们所有日子,让生活不再有失落痛苦,也没有分手的空虚。是的,我们爱得很突然却又无比热烈,我们比相恋多年的情侣还要心心相印,谁能相信,我们只是萍水相逢,第一次相见是那么短暂,我们甚至假装清高远远地看着对方,却早已悄悄把对方的心偷回了自己的手心。

  记得她还发过这样的信息:我好希望有一间满是鲜花盛开的屋子,清晨醒来就闻到醉人的花香。而你,就躺在我身旁。

  我告诉她:我会努力,相信我,我们一定会有这样一间屋子的,我要让你做一个最幸福的女人。

  我承认,在那个意乱情迷的日子里,我的爱是藏不住的,而我压根儿没想过要隐藏,所以在四月的一个下午,当我和八姐从一个杂志社办事完准备回家时,我告诉她:“姐姐,我爱上了一个女孩。”

  八姐和我属相相同,刚好大我一轮。她是我的家乡人,一个爱憎分明、雷厉风行的大姐。因为她父亲把我收做干儿子,所以她一直把我当亲弟弟看待,多年来对我帮助极大。我心里有什么事基本不瞒她,而是找她帮我拿主意,想办法。

  对晓天的事她没有感到惊奇,只说这是件好事,弟弟单身这么多年,终于找到自己爱的人了。然后她问我女孩子的情况,我没有办法说得更多,这让八姐担心起来。我想,像我和晓天的相爱,又有多少人能够理解呢?除了我们自己,或许没有人会看好我们的未来吧。

  八姐不是不能明白感情的东西,只是对我们的将来担心,毕竟,我们双方生活的环境和相隔的距离,实在是远在天边呀。

  我只说让她放心,只要有真爱,相信一切世俗的困难挡不住我们在一起的决心。是的,这一点我很坚信。

  过了几天,晓天告诉我,她要调到融水县委宣传部工作了。这对我来说真是个惊喜,因为我一直认为她的文采应该有个更好的地方才能充分发挥出来。仅仅从她的信息中,我可以感觉到她是个非常优秀、上进的女孩,但没想到她的进步来得这么快。看起来,我自己也得跟紧她的脚步,认真做点事了。

  我比晓天大两岁还多,这些年走了不少地方,但除了有一股不怕输的闯劲儿,要说做成功什么事情,可以说难以启齿啊。十年了,我除了写了两本没人能记住的书,编了一些并不重要的材料,就是在浑沌中打发日子,没想过未来在哪里。

  敢肯定的是,如果晓天是个注重物质生活的女人,我们注定不会有未来,那时我可以说是一无所有,没有地位,没有金钱,甚至没有事业。我唯一剩下的,就是一颗赤诚的心,我不知道这对她有多重要。

  我也想过将来,但我一时还不知怎么办,毕竟我们还没有走到一起,我还不知道她对于生活的规划。而她是个公务员,这虽然从不是她在我心中占据那么大份量的原因,但假如我们要生活在一起,必然要涉及到建立一个家庭,维持基本的生活,甚至我们还会孕育下一代,我如果总这样一事无成,就无法担当起一个男人应有的责任。

  所以从那时起,我开始调整自己的生活,也不再大手大脚地花钱。是的,我开始有责任感了。

  临近五一黄金周,谢晓天说,她打算利用这个假期来北京好好玩玩,以前她还没到过伟大祖国的首都呢。

  呵呵,我知道,她想来看我。那些日子我们的信息传书所传达出来的爱意,已经把彼此都烧糊涂了,我们的心灵早已交会融合,见面只是时间的事。我相信她也同我一样不顾一切了,凭着对我的生活和过往几乎空白的了解,她一个小女子,就像投火的飞蛾般勇敢地走近我,这样的女人,该是多么值得男人珍惜、爱怜,一生呵护!

  我开始期盼五一快点到来,有多久了,我没有想过等待竟然是那么难熬的事。在那内心倍受煎熬的日子里,我们一天几遍甚至几十条的信息,就成了我最好的精神粮食。那个时候,初恋的感觉又回到我内心,她已成为我生命中最重要的唯一的牵挂。

  谢晓天乘6次特快列车来京,她到的那天下午,我叫上八姐,坐另一个老乡小李的别克君威去西客站接她。我当时住在丰台北路的一栋六层公寓楼中,从那到北京西站不过二十分钟车程,但为保险起见,我们提前近一个小时就到了,然后我开始给晓天信息,告诉她我们在哪个出口。

  因为有八姐和小李在场,我努力压制心中的激动之情,表现得比较平静。

  终于,晓天风尘仆仆的身影出现在出口处,我几乎一眼就认了出来。这个让我日思夜想的女人,穿着一件紫色小外套,暗红色横条纹的圆领衫,下身是合身的牛仔裤,裤子外侧有一大片绣花,女人味十足而丝毫不张扬。或许是坐长途火车的缘故,她略显疲惫,却比一个月前多了分成熟女人的风韵。

  我走上前同她拥抱,她多少有些别扭地轻轻揽了下我的腰,脸上带着无比的欣喜。我爱的人就在眼前,跨越了两千多公里走过万水千山来到我的身边,她的勇敢真让我自叹不如。老天啊,为什么幸福来得如此之晚却又如此热烈,这是真实的开端,还是一场梦?

  但我清楚这不是梦,因为晓天就满含笑意跟在我身边。我向她介绍了八姐和小李,她礼貌得体地向他们打招呼,丝毫没有表现出我们才刚“恋爱”不到一个月,而且此前,我们甚至没有拉过手,并且基本上完全不了解对方任何事。

  那天她给我带来几盒茶叶,是融水当地的土产。我想不到她会给我带礼物,而且竟然是我最喜欢的绿茶。后来我才知道,融水的崖山茶都是生长在深山,品质非常好,有些茶商采购崖山茶后运到福建加工,再精心包装后就成了你在市面上经常会买到的福建铁观音。我在暗自高兴的同时,责怪自己怎么没想到为她准备礼物,不过接下来我们相处的时间还长,不用急。

  晚上吃饭小李还特意叫来他女友作陪,这样三个女人就根本不愁没有话题了。吃饭的地点是我早就想好的,南四环边的“江南水乡”大食府。这里经营的菜品以川菜为主,在座的除晓天外全是四川人,自然,我希望以美味的川菜来招待她。

  “江南水乡”的大厅足有数千平米之大,里面可以说是鸟语花香,流水孱孱,店家又以水为媒将整个大厅分为多个独立的区域,使得客人在用餐时感觉不到人来人往的嘈杂感。晓天很喜欢这里的环境,精神显得比刚下车时好了许多,简直可以说神采奕奕,谈笑风生,那正是我刚见到她的感觉。

  吃完饭回去的路上,我轻轻握住了她的手,她起初微微有些颤栗,很快就顺从地把手到我的手心。我感受得到,我们的心已紧紧地依靠在一起了。

  就在那个夜晚,她把自己完完全全交给了我,没有不适,没有犹豫,更没有丝毫的做作与逢迎。因为有爱,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而然,水到渠成,我们忘情地享受着爱的美妙与神奇,心中无丝毫杂念。是的,我相信她和我一样决不是个草率的人,她的整个生命都需要爱的滋润,如果没有我们爱的交融与相互深深的吸引,我们不会有这一天,我们的未来也将是另外一种样子。

  是的,我们幸福的开端就是这么简单,但它却足以让我铭记终身。我们仅仅经过这么短的时间就走在一起,中间并没什么跌宕起伏的故事,但对于我来说,与她相知相爱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那么让人着迷,欲罢不能。

  2004年的那个五一,我一直被巨大的幸福感与爱包围着,过得充实而满足。

  第二天是五一劳动节,我们可能是最勤奋的劳动者之一了。尽管我和晓天头天晚上几乎没有休息,但为了赶上天安门的升旗仪式,我们凌晨三点钟就起床,到四环路的高架桥下打车。她是第一次来京,相信心情比我还激动,而我则完全是因为有了她的存在,丝毫感觉不到疲倦。

  当第一缕晨曦在天安门东侧升起时,升旗仪式即将开始。广场上人潮涌动,大家都怀着激动的心情等待着那庄严的一刻。当仪仗队迈着整齐有力的步伐从金水桥上走过来的时候,人群出现了骚动,大家纷纷往前挤,我们的前面也站了不少人。我担心晓天看不清楚,对她说:“我背着你看吧,这样你可以看清楚些。”

  她没有拒绝,我用力地把她搂到最高处。她兴奋地看着前方,好像我这样做是自然而然理所应当的,而我却因为她的信任,内心充满了喜悦。她在我头顶欢快地挥动小国旗,灿烂的笑脸让整个天地都多了几分光彩。要知道我以前也陪别人看过几次升旗,这样“不严肃”的方式却还是头一回。

  看完升旗后我们进了毛主席纪念堂参观,然后又登天安门,游览故宫,时间安排得满满当当。在天安门城楼上,看着天安门广场人熙熙攘攘的人流和广袤无垠的天地,我郑重地在心里对自己说:“小宝,让我爱你、呵护你,一生一世!”

  那些天,我们没有谈未来,也没有询问对方的过去,我们不想让那些世俗的观念打扰我们相处的每一点时间。我和她都知道,我们的将来还会面对数不清的困难与坎坷,但我们不在乎,只有真爱,才是我们的唯一。

  当我和晓天身体交融的时刻,我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她的颤动、满足与心灵的纯净。是的,我在此之前经历过不少的异性,但却未曾体味到这种身心合一、心无杂念的奇妙与美好,这让我们的性爱也变得无比流畅和谐,尽善尽美。

  那晚在我们忘情拥抱的时候,晓天以近乎呓语般的口气告诉我:“大宝,你让我找到了一个女人真正的感觉!”

  “你知道吗?那是因为有爱,因为爱,性才变得如此美好!”

  我们到天坛公园游览的时候,在圜丘里的天心石上相拥着站在上面,晓天深情地注视我,出乎意料地大声喊道:“大宝,我爱你!”

  我兴奋得想吻她,她有些害羞地躲开去,于是我也用力喊了出来:“谢晓天,我爱你,永远爱你!”

  其实在平常,我和晓天都不是那种感情外露的人,尤其对于心中的浓情蜜意,基本上不会用语言来表达,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已足够让我们明白对方所想。但在那时候,我们顾不得那么多了,好像只有这样才能让浓浓的爱得以宣泄。

  后来我们还到颐和园玩了一天,那天八姐也去了,实际上她是专程请我们吃饭的。那天我们照了很多相,尽管在八姐面前晓天还有些放不开,但每当我们照相时她都忍不住流露出幸福与快乐的表情,身体不自觉地倚着我。以后我常常回忆起那时的她,真的好希望时光可以倒流啊!

  最后两天,我特意带着她去离京城近百公里远的一个小村庄——爨底下,那是一个完整保留着明清时期建筑的农庄,我特别喜欢那儿的古朴安宁,大有与世隔绝之感。

  从住的地方出发,得先坐公共车到公主坟或五棵松转乘地铁,由一号线向西到终点站苹果园,再从苹果园坐长途车,经过几个小时的颠簸,到达目的地爨底下村时,已经是傍晚时分了。

  在那个偏远宁静的村子里,时光好像变得慢了起来,晓天一改平日欢快开心的表现,温柔而安静地跟着我,感叹那些农家小屋的精致与久远。在山坡的老房子前给她照相时,从镜头里看上去的她,紫色的小外套,黑色长裤,披肩发,一侧的额际别着一个精致的小发卡,身形窈窕,目光深邃,像极了画中的古典美人。她浑身所散发的脱俗气质,令我彻底沉醉了。

  现在有时还不敢相信,她真的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看她的照片,还是那么鲜活地笑着,心都碎了.但是在人前,我得假装着很平静,假装很坚强,假装她已经去世50天,真的已经很能够久了似的。

  晚上我们租住在山脚一处普通的农家小院里,折腾一天也有些累了,我们吃过饭就准备休息。

  那时才发觉我们住的屋子与对面屋子之间真是太近了,因为主人家与别人搓麻将的声音简直如在耳边,连交谈的声音都比较清楚。但我们管不了那么多,心中有激情在燃烧,我们的身体也在渴求着对方的抚慰。我拥着她,贪婪地享受她,情至深处,她不自觉地发出畅快的呻吟。

  忽然,院子里传来明显含有提醒意味的大声咳嗽,一连几声,像是在床边响起。

  晓天停了下来,轻声问:“这是谁呀?”

  我小声道:“居委会的,专门来抓没有结婚证的坏人。”

  晓天笑得花枝乱颤,无力地伏在我身上,亲了我一下:“你就是坏人,大坏蛋!”

  原以为她会停下来,但她却开始更动情地亲吻我,我也忘我地应和,渐渐地,她的呻吟甚至比刚才还要无所顾忌。我为她的投入迷醉,却多少有些担心,但奇怪的是那种声音再没有出现,甚至打麻将的声音也消失了。

  第二天,我们并没有碰见传说中的居委会老太太,看来这儿的老乡对这种事早已见怪不怪了吧。

  我们又按原路返回京城,到苹果园时已经下午了,于是在路边找了个店随便吃点东西。点完菜,有点口渴的我顺便要了一瓶啤酒。晓天惊讶地看了看我:“你一个人也喝酒啊?”

  她那表情,仿佛我是个十足的酒鬼,没救了似的。我轻松地一笑:“只是解渴嘛,怎么这样大惊小怪的?而且,喝酒对男人来说太正常了。”

  那时在我心中她也是个喝酒的好手呢,殊不知她对喝酒有种天生的抗拒,平常在外面应酬基本都是喝矿泉水,如果是关系近点的,她都明白告诉人家只能以水代酒。或者干脆就是喝饮料罢了。

  想不到的是这件事成了我在晓天印象中最大的冤案,以后很多年,她一直把我看作一个酒鬼,我们甚至为此起了不少的争执。但凭心而论,我喝酒的境界真的还达不到她所认为的那样高深。是的,有好朋友在一起时我爱喝一点酒,但决不是无节制地喝。另一方面,没有合适的环境我是基本不喝酒的,喝也只是一点点而已。何况我天生酒量不大,遇见爱喝酒的童鞋,只有想尽办法少喝才能脱身。

  也难怪,那天我心情太放松了,又想在她面前表现点男人气,所以才点了一瓶啤酒,谁知道这会成为我是个大酒鬼的铁证呢?

  当然,后来的后来,我真的明白了她不单是反对我喝酒,而是真的很在乎我的身体,她怕我喝酒多了伤身,因为她最希望的是全家人都健健康康,平平安安地过日子。

  她在北京那几天,因为吃饭还有件趣事。因为我是四川人,对家乡菜又情有独钟,所以带她吃饭时基本都选川菜馆。当然,作为主人,我也不会路边的苍蝇馆一类,而是尽量找一些自认为比较上档次又有特色的地方。我本意是费尽心思讨她高兴,让她觉得四川人真的很会吃!

  可是当我那天带着她走进牛街一家比较有规模的川菜馆,我兴致勃勃地点菜时,晓天轻声问我:“可不可以点一些不辣的菜?”

  我惊讶地看她:“怎么?你不喜欢吃辣的菜吗?”

  从此世界已不同

  我的生命 不再有眩目的光彩

  快过年了

  你坟前的三角梅 还开着吗

  知道你是个爱花的女人

  第二次送你的玫瑰

  直到花瓣片片凋落 你仍舍不得丢弃

  就像那个天塌地陷地夜晚

  我真的不忍 放开你的手

  前两天给小锟电话了

  他还像你在的时候

  一样坚强 充满自信

  小锟向我汇报成绩了 也一定告诉你了

  数学思品100分 语文97分 英语92分

  总分全班第二名 你高兴吗

  过年我就不去看你了

  如果你愿意 就来看看我好吗

  我给妈妈买了养老 又在学车

  我准备过完春节就去工作

  你也不愿意我颓废下去

  我明白你的心思 我一直就知道你小宝

  亲爱的 生前你太辛苦

  现在 你就好好休息吧

  以前我劝你凡事放开点

  你点头 可我知道你放不开

  你为了我和你的亲人们 有太多的放不开

  但是人生终会放开的 没人可以例外

  有一天我也会彻底放开

  那时候

  锟已长大 我会好好陪着你

  让我们一起漫步天堂

  重温过过往的欢笑与泪水

  那时 你还会那样爱我疼我 是吧

  你一直不喜欢我抽烟 喝酒

  但现在你已经不管我了

  它们又成了我的朋友

  别生气好吗 我不是故意的宝贝

  真的不是

  如果有你陪在我身边 我什么都可以不要

  当酒意微醺的时候

  我会点起一支烟

  那一刻

  我会在袅袅升腾的青烟中看到你微笑的面容

  你轻轻皱着眉说

  大宝 你好臭烟臭酒哦

  过年一直陪着家人,现在得去工作了,为了生活!

  父亲不只一次说过我如果还和晓天在一起会是多么的好,但我知道命运这东西,不由人意,我只能去接受!

  (本文节选自天涯)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