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健康 » 正文

出轨后再婚 发现小三前科累累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16 09:46:39  

图文无关(图片来源:凤凰网)

  1.青春是打开合不上的书,人生是走过不能回头的路。

  是的,人生要往前看,一直往前看,才能有出口,活在过去或者回忆里不能自我救赎。

  我不是肖申克,但是我跟肖申克一样渴望自由、光明。

  他的方法是挖个地道逃出去,我的方法是把伤口挖深,把伤痛深深掩埋在这深不见底的深渊里。

  虽然我们的方法不尽雷同,但是我们渴望美好生活的思维模式相同。

  光明的出口就在前方,我决定在今天把这几年来的点滴做个总结,每次想提笔的时候,总是灵魂出窍,不知道如何描绘这跌宕起伏的日子,没关系,流水账也是帐,就这么开始吧……

  2.“你TMD为什么举报我弟弟,你还是不是人啊?”老婆喊话的时候,我当时正在楼上上网,把星际怪兽打的不亦乐乎,屁滚尿流;老婆在楼下吼的上串下跳,欲与天公试比高。我本欲双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打小怪兽,但是老婆不依不饶,喋喋不休,出口成脏,一副要生啃了我的样子。

  我有点捏不住鼻子了!

  身为堂堂七尺男儿,我想起了前辈老大哥李阳。我捏起了拳头,他妈的,老子要家暴!?

  暴还是不暴?

  结果没有暴成。老婆看到我沙包一样大的拳头,扭头扔下一句,你这人真是个垃圾+人渣!一阵风一样的走了。

  我一阵悲从心起啊,说道举报,还要从2012年后的初四说起。她弟弟,我小舅子-丁全,这小子在老家村里复读了五年后,终于如愿以偿的考入了上海戏剧学院,号称跟李冰冰和李幼斌合理的成为了校友。

  小舅子自从上了大学,家里张灯结彩,奔走相告,煞是热闹了好些日子。

  穷的掉渣的村里出了一个名校大学生,容易吗?而且是学美术的,非常文艺,非常拉风,非常了得!

  小舅子丁全,号称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文学,历史,美学,素描,喝酒,飙车,生意,炒股,无一不通,但没有一精!年少好飞鹰走狗及美色鱼肉,有刘邦和曹操年轻时候的风采。

  这小子,我认识他的时候上大三,那个时候,小舅子他懵懵懂懂的,一副要光宗耀祖,出人头地的样子。第一次见我就大谈曾梵志,岳敏君之流,对张晓刚、陈丹青也颇有见地,特别是谈到在上海参加了“成功学”课程培训,越发的精神矍铄,双目放光,炯炯有神,犹如打通了任督二脉又在任督二脉中打了鸡血……

  我老婆为了让她这个宝贝弟弟迅速成熟、成长,着实花了不少银两。

  花钱先送去陈安之大师哪里学习所谓的“成功学”,小舅子在思想上跟成功和谐统一之后,在课堂于是也认识了许多成功界的达人。

  其中最对他青睐有加的是一个深圳的哥们,号称自己是亿万大富豪,硬生生的做了一个英国的世界服装品牌,当是风生水起,风花雪月,风情万种,风往北吹……

  依稀记得服装品牌的名字好像叫“剑桥大学”,打的口号是:你必须跟成功人士合作,“骑在马上,马上成功”。

  不知道是口号打动了我那个打小喜欢玩骑马打仗的小舅子,还是他的国际服装品牌着实诱人。

  总之,我小舅子在课堂上当场划卡一万,决定参加这个深圳大款的服装创业帝国,并当场表态:此生,小胡同赶猪,跟他一条道走到黑了!

  于是对方欣然肯定了我小舅子的创业态度并热忱的邀请我小舅子去了杭州:参观,考察。

  小舅子,一路莺歌燕舞,皝筹交错,斩鸡头烧黄纸并跟这个深圳大富豪结为异性兄弟。

  本着“有福我享,你难你扛”的好兄弟精神,这哥们顺利的从我小舅子手里拿走了13万的货款,并给与了我小舅子一份代理合同,且大言不惭的说:相信我兄弟,以后的将来,你将跟我一样拥有财富!当然不仅仅是物质上的,还有精神上的,我们已经处于“马斯洛理论”的第五层次了,我们需要被尊重及实现个人价值!

  对,是需要被尊重,我也何尝不想,呵呵……

  小舅子自从交完钱后,就再也没有跟这个深圳大款会过面。

  我接手这个烂摊子的时候,对方已经是处于电话不接,短信不回状态。

  哎,真他NND的有一套,人才啊!

  怎办啊,我那个时候,跟她大姐已经苟且过了,她大姐肚子里还装着我三个月的儿子,作为准姐夫,我义不容辞的要帮助他吧,真TMD作孽哦。

  我毅然决然的决定要跟我小舅子一起到上海,找到“成功学”陈安之总部要个说法。

  本是去参加个“成功学”培训,想当个“成功人士”的,没成想成功人士没做成,却吃了一肚子苍蝇屎。这事,换谁也不能善罢甘休吧!当然,你这个陈安之的“成功学”也不能脱了干系吧?于是我义愤填膺的爬上了去上海“成功学”总部上访的火车,心里默默的哼唱着《铁道游击队》之歌:西边太阳就要落山了,骗子的末日就要来到了……

  此行,虽然没有跟其他上访者一样打着用红油漆刷过的白条幅,拿着血淋淋的人血信;但是我却跟其他上访者一样,认为必须要讨个说法回来。

  他大姐也一路随行,在途中就一直跟我讲,这个事情,不能怪她弟弟丁全,是她同意弟弟代理这个国际服装大品牌的。如果有责任,她来负责,要怪的话,就怪她吧!

  我当时被我未来的准老婆这种国际主义责任感及敢于大包大揽责任的精神所折服。

  当时就想,这么有责任心的老婆,哪里找去啊?

  我真的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啊!我家祖坟估计都冒青烟了,幸福就在拥有间啊!

  后来,我知道了,真TMD的是几辈子修来的,不过不是福气,是服气了!真的是人间打着灯笼也难找的,这都是后话,暂且不提。

  去了上海。

  找到陈安之“成功学”总部,总部让我找客服部,客服部让我找弟子部。

  总而言之,这帮人当自己是中国足球国家队的,把我也当成了国家队的皮球。挑射了N多次,全是长传冲吊,期间还吹过多次黑哨,但就是不破门。

  最后下定义:这事你活该!跟“成功学”无关,你来上课,我教你成功,你2了吧唧的去参加什么国际大品牌服装代理,干我鸟事啊?小舅子在一边一言不发,眼泪巴巴,最后老子一气之下,决定走诉讼。

  找律师看了一下代理合同,经济类的合同诈骗,定性很简单。因为对方宣传单页上写的英文的哈佛大学“University of hafo”但是到了合同上就成了“哈佛university ”,我本人致电中国商标总局,工商总局查证,前者注册过,品牌隶属美国哈佛大学,后者压根就没有注册过。标准的偷梁换柱,老子明明交钱买的“哇哈哈”矿泉水,你给老子来了一瓶“娃娃哈”,真把我当白痴了啊!!剩下的事情就比较简单,因为这是刑事犯罪涉嫌合同诈骗,不需要太多复杂流程,只需要当事人本人去公安报案就可以了。

  本以为简单的事情,最后却复杂无比,小舅子去公安报案,报不上。

  上海公安领导说,诈骗方在深圳,应该到深圳报案;深圳警方说,因为在上海参加的培训交的款(一万定金),属于上海警务范畴,应该在上海立案。上海--深圳,两边警察陈氏太极,从单鞭到白鹤亮翅,一路推来推去,小舅子也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的亏。

  最后以我小舅子自我放弃为结果,不了了之。

  其实在此过程中我奔走相告,充分拿出了“秋菊打官司”的敬业精神;找了n多关系,最后一个派出所的所长给我支招,不停的在上海打110;反复说自己的遭遇合同诈骗,一定会立案的。

  无奈小舅子本人属于“夜来香”系列,羞于见人,不齿这样的骚扰行为和战术。

  最后以自己吃亏并学到了很多技巧和见识为收获,此事马放南山。并采用了国人解决钓鱼岛和黄岩岛争议理论,用小平同志的话说:搁置争议,顾全大局,等以后更有智慧的后人出现,来解决此问题。

  因为家里暂时还没有出现更有智慧的后人,所以此事至今未果。

  虽然有点跑题远了,但是,我不得不多提提我这个天才的小舅子。

  老婆家里为了他的到来,无论从经济上还是心理上都经受了无比的磨难。

  一个女儿接着一个女儿的生,一路,招弟,带弟,盼弟,念弟,终于等他这个春天的降临。

  小舅子丁全出生后岳母找了个算命的大师泛着白眼给推过一卦,这小子将来必会飞黄腾达,前程无与伦比,乃九天文曲星下凡,天宫太乙真人转世,但是不能跟着自己亲爹姓丁了,必须找个老干妈、老干爹之类的。

  于是家里遂在村里给小舅子找了一刘姓富户做干亲。

  小舅子丁全也改名刘全,至今家里人都喊他刘全。

  全我知道什么意思,他的到来,家里就全了。

  估计就好比刘欢《好汉歌》声里的,你有我有全都有的意思吧!

  这块“宝玉”光考大学复读就五年,可谓是经久沙场,百考及第的,大有范进的味道。

  当时中举后,家里也着实张灯结彩,酒肉了几天。

  听说村里很多有姑娘的人家都跑来,拿着女儿的八字要跟他比对比对;他那个没牙的刘姓老干爹更是兴奋的满脸油光。当时,老干爹边喝边吃肉边夸:我这干爹,将来也要发达啦啊……。

  说说就多了,呵呵,闲话休提,且听我说初四的事情。

  初四本是我过年期间比较重要的一个节日。

  我每年初四都大宴宾客,约同学、挚友来我家把酒言欢;大谈人生,哲学,社会,经济,从霍尔木兹海峡的对峙到梅塔特隆立方体,从黑格尔到郎咸平,从他没内衣到笨拉灯,从萨科奇的舞女老婆到贝卢斯科尼的幼齿情妇,真个是口水四溅,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粪土当年万户侯,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正当我大发感慨说到人生诸多不公平,如意事不及二三之时,老婆接到电话,说小舅子跟人火并,有亲密肢体接触,被人爆头了!小舅子正赶往医院的途中!我当时尴尬了!初四啊,我的娘亲啊,竟然在这个日子爆我小舅子的头啊,让我老婆娘家全体同仁情何以堪啊?

  是可忍,孰不可忍也!

  老婆催我放下杯盏,去医院看看,没有办法,我作揖喊道:渣,得令!

  开着我的破车就出门赶往我们敬爱的人民医院!

  赶到医院,小舅子正在包扎,看到我来了,灿灿的笑道:荷荷,大姐夫,我一不小心,被人爆头了,不过放心,对方也伤的不轻,我也没轻饶他……

  小舅子丁全跟我比划着,嘴里呼之欲出的酒气跟医院里“为人民服务”几个金色大字相映成趣,泾渭分明……

  一边站着我老婆的极品二妹及二妹极品的老公。

  二妹夫也像F-16战斗机一样,盘旋着,喷着酒气,握紧拳头,那状态神似佛朗西斯科-伊里奇-列宁(列宁全名)在1918布尔什维克大会中的动作,微闭双眼,紧锁眉头,高喊:他妈的,竟然敢爆我弟弟的头,老子把他全家弄的死光光……!

  打架要从我小舅子毕业后不想工作说起。

  毕业当天,小舅子丁全他用自身强大的荷尔蒙系统搞定了自己的大脑,下的决心跟早晨起来时候的小鸡鸡一样硬。

  年轻人啊,打个毛工啊,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不想当老板的应届毕业生不是好毕业生!

  必须创业,必须自己当老板!

  在对中国传统的填鸭式教育痛加驳斥后;他发现,中国教育市场无比巨大。

  每一个2B的家长身边都一个或者几个更2B的孩子,他们更需要填鸭式的螺旋式上升教育。每一个人都是美术大师----毕加索。

  根据毕加索的“全民都是艺术家”的理论,我小舅子决定放弃应届的大好前程,不考公务员,不去打工,不去打酱油,一定要为中国的教育事业做点贡献。我估计徐悲鸿大师当年面对,“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的中国教育现状,发出用“美术救中国”的口号也不过如此慷慨激昂!

  小舅子丁全决定去教书育人,狠抓娃娃美术启蒙及成人素描教育!

  从小舅子身上我也看到周作人的影子。周老人家学了医学不好好干医生,起个笔名“鲁迅”当了作家;小舅子他学了舞台灯光艺术不想做舞美,我小舅子要藐视李嘉诚和比尔、盖茨,笑傲柴斯菲尔德,他要做企业家。

  造化弄人啊,这不,我小舅子决定开一所儿童美术学校。

  当然,小舅子也是不打无准备之仗的,做事还是蛮严谨的。

  小舅子先做了一下缜密的计划:

  A.场地--租在我家对面一个宾馆的四楼,理由:隔家近,回家吃饭、休息方便。

  B.装修要有风格---于是投资了3万,对这个500平米的地方做了简单的装修,把自己和这几个哥们的涂鸦用作装饰,起到了画龙点睛的“羊群”作用(他自认为)

  C.请最好的老师---自己就是"上戏"毕业的,这个招牌太硬了,太牛了,上戏的作为儿童启蒙老师,那可是太大材小用了,这个招牌无与伦比的牛;

  计划完毕!

  此计划也算是里应外合,万事俱备,不欠东风,手到擒来,一枪定乾坤!

  学校开业当天,据说红光滚滚,电闪雷鸣,天空一碧如洗,空中都没有飞过飞机,煞是牛逼的紧!

  学校开起来了,生源是问题。

  于是小舅子带着一帮儿童团组成的美术老师天天在我楼下小区摆小摊,做宣传,但凡家里有孩子的,从3---20岁统统不放过,秉承当年蒋校长宁可错杀一千不能放过一个原则,走过路过的一个不能错过。

  逢成人发单页,逢儿童发糖果。当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他们硬是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招收了四个小学生:他二姐丁莹的孩子(两岁半),他二姐夫的二姐姐的孩子(六岁),还有他二姐夫的大姐的孩子(九岁),再加上他小姨家孩子(十岁)。

  凑够四个人头,吉星高照美术培训学校就此开张大吉了!

  小舅子500平米的学校,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从校长室到办公室,从儿童美术室到成人美术室及宿舍一应俱全,并很人性化的在宿舍配备了格力空调以备取暖及乘凉之用,也充分体现了学校现代化管理冰山的一角。

  我当时傻乎乎的去参观了一圈,舔着不怎么肥厚性感的嘴唇大拍马屁:恩,不错不错!真个是有模有样,大有前途,鹏程万里,财源广进,富贵兴隆……

  学校开在四楼。

  但是三楼有个宾馆。

  三楼这个宾馆是当地的一个坐地户开的,宾馆名叫“吉祥宾馆”。

  不过后来看到它跟我小舅子的接触,感觉这个宾馆是一点都不吉祥!

  这个宾馆具体我没有接触过,总之据我小舅子讲,很不给面子,经常跟他叫板,以自己跟派出所关系不错及生意说的过去为理由,常常不把我小舅子放在眼里。

  上楼下楼,一来二去的,估计两人接下了一道又一道的梁子,最后,矛盾终于在初四爆发了!

  斗殴过程有两个版本。

  A版是狗日的吉祥宾馆老板很不给力,很不吉祥,在初四当天,硬是不让学画画的这些莘莘学子入住,不给我小舅子面子!青青子衿,悠悠我心,胆敢如此?我小舅子肯定看不过去了!小舅子本着白求恩国际人道援助主义精神过去交涉,怎奈狗日的宾馆老板竟然不会说人话,于是双方发生肢体接触,宾馆老板这狗日的,粗暴的把我小舅子头给弄的血流满地,血流成河……

  B版本也就是在派出所签字画押的版本,学生跟宾馆吵架了,小舅子喝点酒过去了,两边争执不下,我校方10多人将吉祥宾馆老板打的满地找牙并断其无名指,后来在一片吉祥氛围中,老板跑到屋里去打了110,趁着我方精力不集中之际,悄悄的拿着水杯出来,愤怒的将我小舅子的头打破了。我小舅子跟我讲,他自己没有动手,但怎奈狗日的宾馆有监控,全过程已经被录像。所以我最后看到派出所签字画押的版本是B版本,但小舅子说自己是被刑讯逼供的,所以才在那个对他不利的文件上签字的。

  这个苦哈哈的孩子,上戏毕业,苦练内功,竟然在表演关键的时候卡壳,导演没有喊“咔”被警察喊“咔”了,真是可惜了四年的勤学苦练。

  哎,本位主义害死人啊。我刚看过国产大片《风声》,对各类逼供版本我也算略懂一二。

  但是我坚决不相信。刑讯逼供能发生在灯火通明,洋溢着新年喜庆气息的派出所里?估计还是小舅子的演技差点,上学时候翘课较多,对于人物心理刻画的不深刻,表情把握不到位及人物故事连贯性不强,表情做做,且略显浮夸,哎……

  总而言之,事情发生了,总要解决吧。

  他MD,弄到半夜,在我老婆既他大姐的监督和注视下,我把能联系的关系都打了一遍。夜里12点电话过去,我舔着脸先说句:新年好啊 ,我当时管你睡眼惺忪还是搂着美女在古树盘松,老汉推车!我直接果断的问:你认识公安上的谁谁谁不,我小舅子出点小问题,帮我疏通疏通……在我按照小舅A版本描述过程中,不断有人提醒我4个疑点:

  A:学生的入住能增加对方收入,过年期间一般宾馆都没有生意,有人去入住,宾馆方一般会乐的屁颠屁颠的,对方不给入住,一定有原因。

  B:你们去了10个男生,对方就一个老板,一个老板娘,你们说对方先动手打你,难道对方是练过截拳道?有李小龙当年风采,敢以一敌十?

  C:用你的话说,你小舅子是看学生群情激奋,劝架的。应该属于雷锋系列,为什么有人打雷锋,难道想成为人民公敌?

  D:对方手指头断了,伤的很惨,法医鉴定属于轻伤;你小舅子头破了,但是不到3cm的伤口,用水杯打的,轻微伤都不算,以你小舅子的体型和功力,难道他小时候不是在村里长大的,而是被他姐姐送到了少林寺苦练了金钟罩铁布衫或者如来神掌?

  看来,跟公安熟悉的这些人,在逻辑推理方面一个个的也不是省油的灯……

  一夜未眠。

  哎,起来后继续奔走相告。

  我拿出祥林嫂当年的口才,逢朋友就讲:新年好,我真傻,真的!帮个忙吧,真的,有认识公安系统的谁谁谁不,帮帮忙啊!

  旧年历的年底最像年底,求人的初四才是最有味道的初四,我这年过的,悲催……

  找了一个派出所的副所长和一个公安分局的政委协调,最后,对方开价2万私了。

  在此先普及一个法律知识,断手指就属于轻伤,轻伤就入刑了,三年以下。

  小舅子丁全作为校长如果让学生顶包或者出事,估计这学校就不用开了。

  其实说真的,我当时第一感觉是你跟三楼的这些鸟人弄的这么僵,以后怎么相处哦,生意讲究和气生财,邻居好无价宝。

  你这好了,过年打的人家满地找牙,断手指,这以后少不了磨擦!

  想归想,事情还是要去做的啊!厚着脸皮,咬紧钢牙,我这一来二去,酸的辣的一起讲,最后跟对方讲价到9000私了,给钱完事!

  我本以为这事我处理的天衣无缝,皆大欢喜,怎么也得戴红花、骑大马,至少也得在岳父岳母村里来回游走三趟,趾高气昂一番吧,那想回家老婆就跟我干上了。

  "他妈的你还是人不,为什么我弟弟挨揍了,破头了还要赔人家钱啊?为什么人家不赔我们钱?你是不是跟公安内外勾结黑我弟弟啊???"

  我???

  天啊???

  不是吧?!

  我以为我耳朵听错了。

  老婆这么有创意的思路不知道哪里来的?

  不过,后来,总算我知道风从哪里吹来的……

  要不然后来的人都喜欢唱刘若英的《后来》……

  要说后来,必须简单描述一下我老婆的家庭。

  挨着来吧,排名不分先后和姓氏笔画,因我没有宋江吴用公孙胜弄个石碑上写天书的本领,所以只能按照年龄逻辑来描述了。

  老婆的二妹妹:丁莹,传统家庭里的老二,上不着天下不着地,号称日语三级,一回家,她女儿就喊:她大姨妈(日语,我回来了的意思吧)!

  记得一次早晨丁莹在电梯里见到我,还礼貌问候过我:坑你个娃(日语,早上好)!

  本来好好的姑娘,在打零工的时候遇到一个技校毕业的零时工司机,就是我现在天才的二妹夫季明明,二人眉来眼去,眉目传情,暗送秋波,暗箱操作,一厢情愿,一拍即合,一往情深,遂私定终生。

  在男方家庭没有给一毛钱彩礼钱的前提下,二妹妹丁莹就屁颠屁颠的跟人家结婚了。

  原本我以为这属于最原生态的自由爱情形式,后来才知道,男方家里没有给彩礼钱,是因为看到老婆家四个女儿一个儿子负担太重,给了彩礼钱也不能带点嫁妆回来。思来想去,就怕被老婆娘家里把彩礼钱扣住作为小舅子将来的费用,所以一毛不拔,分文不给,你爱嫁不嫁!

  什么样子的家庭出什么样子的儿子,此言非虚。

  我二妹夫有三条本领,我老婆一直拿来比较我:

  A.白酒二斤人不醉,香烟两包牙不黑。

  B.“人品”好,脾气好。无论你怎么骂,从来不上头,不上脸,不生气,爱咋地咋地,江湖人送外号“炸不烂”。

  C.驾驶技术一流,堪比法拉利车队舒马赫兄,即使一斤白酒下肚,一样开车跑长途没事。

  因二妹妹和二妹夫都没有工作,后来就都到我跟老婆开的公司里面从事财务主管和业务经理的职务。

  呵呵,携夫傍姐,也算中国改革开放以来新农村家庭组合拳的一种吧。

  自从有一次,二妹夫喝醉酒要揍我没揍成(被我老婆和他老婆拉开了)后,我跟他沟通就很少了。

  不过没揍我前,我们沟通过几次,我知道他有几个盟兄弟很牛逼的。

  其中最牛的两条好汉:一个烤羊肉串的,据说他这个兄弟自从开了烤羊肉串的店铺之后,方圆三公里内,所有的烤羊肉串的店铺都自行关门大吉了!大家怕跟他做同行,跟他抢生意最后下场悲惨!而且,自从他开店后,没有一个敢赊账,欠账,撒泼的!但凡烤羊肉串的行业内,你只要一提到此人的名字,你家的烤肉串炉子都会颤三颤,那是相当了得!另一条好汉是洗车的;他的洗车行也享受同样的待遇!不但没人敢在附近跟他开店竞争。而且,他的店铺连城管和税务都不敢来检查!党政机关的人见到他的店铺,都要绕行。街办的人都不敢过来收水费、电费!这洗车生意做的,那是风生水起,龙马精神!此二人端的都是在江湖上呼风唤雨撒豆成兵的牛人。

  二妹夫曾憨厚的拍着我的肩膀笑道:“兄弟,以后遇到什么自己搞不定的事情,可以找我!在中国,有什么搞不定的吗?你说,在中国,就算这法律,不也是人定的吗?!”

  虽然二妹夫他家住莫斯科郊外的农村(城乡结合部的伏山镇下八甲村17号),但是他意思是,他在w市市里的势力也不容小窥,一副跟天斗跟地斗跟人斗其乐无穷的样子。

  我每次看到二妹夫脖子上明晃晃的小手指头粗的大金链子就眼晕,感觉这闰土不闰土,富贵不富贵的打扮够潮的。不过我想,他如果能再配上一口络腮胡子和几把胸毛,那就更拉风了吧!

  但根据后来小舅子被人爆头,他大喊要拆人家宾馆,搞死人家全家的时候,我也没有见到他的江湖兄弟来救急;以前看过周星驰的《功夫》,我本以为“一只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助!”可惜,壮观的情景没有出现,我一直为之扼腕叹息。

  二妹丁莹还特别喜欢小孩子。

  每个周,总有那么五六天,二妹丁莹总会带着家里的孩子来公司。

  二妹的这种精神,深深打动了我和感动了我!

  这是一种什么精神哦?当真是忘我的敬业啊!这不,奉献完了自己不值钱的青春,打算连子孙也奉献给企业!着实让我感动哦!

  估计二妹她是想打小好好培养自己孩子的管理能力和财务能力,带他们来公司做实战演习和培训。

  当然,二妹丁莹不仅带着自己的孩子来公司,有时候还带着她老公季光明家什么二姐三姐的孩子同时在公司实习业务和拓展思维。

  公司经常一片莺歌燕舞,环肥燕瘦,童言无忌,童年快乐。公司十几口其他同事都夸二妹的孩子漂亮,聪明,有前途,她家的其他孩子有文化,有思想,有魄力!

  二妹听后大受启发和感动!

  于是他们决定要把公司打造成现实版《小龙人俱乐部》!

  让公司多元化发展并在婴幼儿教育领域也做出杰出贡献!

  当然了,每次,我看到,那个怒火中烧啊!我自然也是敢怒不敢言。

  因为我知道,我说了不仅老婆会骂我没人情味,二妹夫要搞死我,搞掂我,二妹丁莹会用日语说我八哥压路,估计她女儿季桐桐也会对我大喊:良心大大的坏了,你的,死了死了的!

  我目视着公司从贸易经营往婴幼儿教育领域的华丽转身,心中时常暗地默默的祈祷。

  我真心的期望公司在二妹和二妹夫的管理和带领下,能够介入企业多元化经营管理模式,公司能在各个领域都出类拔萃,脱颖而出,成为行业的佼佼者!

  阿门!!!……感谢真主!安拉万岁!

  讲完二妹,讲三妹-丁乐。

  依稀记得她高中是个体育生,复读也是五年(老婆家的天才都跟五有关,我想为什么不是二呢?),考入武汉大学体育学院学的什么体育教育,专业因为听说的次数少,所以具体忘记了。

  总而言之,83年出生的她,一直以美女、才女自居。

  三妹号称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经史子集,诸子百家,吹拉弹唱,琴棋书画,古今中外,诗歌散文,大河上下,顿失滔滔,秦皇汉武略输文采,唐宗宋祖稍逊风骚。

  三妹动辄遥指苍茫大地: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亦或遥望深邃的星空,感叹天鹰座创造之柱的美丽;再或摇动身子,口念rap饶舌,动感舞步,神出鬼没,可谓真的是羡煞旁人!

  三妹丁乐虽然年方29,但是至今零星工作时间不超过两年。

  此事,皆因大学毕业后一个在湖北武汉搞房地产的大老板死缠着她(她自己描述),欲长期霸占,长相厮守,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一副野猪拱西瓜,糟蹋良家妇女的架势。

  但是我三妹丁乐何许人也?你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吗?老娘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人,我喜欢的是最纯粹的爱情。

  即使我爱你,你搞了房地产我也不会答应你,要不别人还以为我是看上了你的钱!

  据三妹交代,为了摆脱这个搞房地产大款的死缠烂打,三妹决绝的放弃了留在武汉大学任教的机会(也是她自己说),毅然决然的开始杭漂(杭州)的生活。

  先是在“毛戈平化妆学校”学了两年化妆,我跟老婆苦哈哈的供了两年。

  一年十万贯的花费,着实让我头痛不已,怎么一个“苦”字了得!

  本以为毕业后的三妹可以高唱《南泥湾》,自力更生,艰苦创业,发愤图强。

  怎奈现实生活太残忍,化妆市场竞争激烈,惨淡经营两个月后,找不到工作;三妹于是又发出了“一个专业不能生存,可以再学个专业”的檄文,昭告天下和我跟她大姐,然后转战北京做了北漂。

  三妹丁乐转战到“靳羽西形象设计学校”继续深造学习两年。

  在此我不得不多说两句,这两个专业都是太能消费钱的专业。

  从买化妆品到参加各类酒会及各类什么什么服装、香水、皮草新品及各类新闻发布会,真个是金钱像那东流水,离我远去不可留……

  这不,三妹丁乐混到29岁了还没有毕业,一直深造中;且摆出一幅活到老学到老的架势。我每次看到她都感慨小时候老师跟我讲过的那句话: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

  估计三妹丁乐她这么努力学习,老大后一定不会悲催了。

  我,2010年,过年的时候,曾弱弱的问了一句,丁乐妹妹,你也该结婚了吧,都快30了!?

  我的另一个意思是,你不能老把这负担扔给我跟你大姐吧,该找个下家了吧?

  我们也好减减负啊!

  国家的农业税都下调到几乎为零了,全中国的农民都翻身农奴把歌唱了,为什么我跟你大姐就不能《北京的金山上》--“巴扎黑”?

  为什么我们就必须得一直背着你这座大山啊?

  但三妹丁乐她扔了一个非常不屑和鄙夷的眼神给我,说:我正值青春好年华,慌什么啊?我还打算去日本学习两年,然后再去法国巴黎学习几年呢!

  我惊的下巴掉到地下,把脚面砸的生痛。

  去学习,好啊!

  但是这路费,学费,生活费,谁出哦?

  难道要让你那面朝黄土背朝天种植果园,年收入不到3万的爸妈出?

  就算你老爹-我岳父研究出几个苹果和梨的新品种,估计也供不起你这日本,法国的漫天飞吧?

  最后还不是我跟你大姐接盘。

  你这套把戏是中国股市玩剩下的老套路了。

  私募跑路,国资接盘,赚是个人的,亏是国家的!

  哎,丁乐你的学,还真没白上!思路是对,可惜跟“小沈阳”一样,有点穿跑偏了而已……

  当然了,我,慌神马?

  好了,神人登场,四妹-丁敏。

  说道这个天才,我无限崇拜,说我举报小舅子丁全这个家里宝贝的人,就是出自此人之口。

  她电话给她大姐,悄悄描述,打枪的不要:大姐,其实我们挨打了,还被罚款了,你没有发现这里面有什么蹊跷吗?

  一语道破天机。如黑夜的一道闪电划破夜空,又如落在乌鸦脊背上的雪。

  我老婆遂用敏锐的嗅觉闻出了这里面的不一般,经用福尔摩斯推理法,两人一个扮演福尔摩斯,一个扮演华生,如此反复推演了几次。

  她俩得出一个惊人的结论:一定是大姐夫(我)在里面没起好作用!当然我这么做事,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我这么做,当然有不可告人的目的了,据丁敏介绍,我是为了让全家感觉她弟弟丁全是个惹事精,败家子。

  我通过跟公安的沟通和合谋,内外勾结,里应外合的让丁全缴了9000元的罚款。

  这样,以起到败坏我小舅子光辉形象和江湖名声的作用。

  溃败国家多汉奸,富裕家庭出奸贼。估计我就充当了奸贼的角色。

  天才啊,请不要嘲笑任何人一个人的思想,当年很多人嘲笑米国莱特兄弟对着一堆破铜烂铁执着的时候,今天抬头看看满天飞的波音747,你是否还能笑的出口?

  呵呵,我对这个天才绝顶的创意深表由衷的崇拜!

  四妹丁敏2009年毕业于北京印刷学院。

  用她大姐的话说,家里唯一智商高的人就是她,后来她的种种行为也说明了她的确是一个有智有商的人!

  毕业后,她去了上海一个什么垃圾机床公司做销售代表。

  可惜,好景不长,一个月3000元的工资不能满足她在上海的基本生活。

  估计,要不是我跟她姐姐经常在财务给她救急,丁敏这丫头连地下室都租住不上!更别谈当个“蚁族”苟且偷生!

  业务开展的不顺利,四妹丁敏经常受到客户刁难!

  本来天天被捧在天上的四妹面对如此生冷的社会现实,心里,不得不跟天津十八街的麻花一样,发生剧烈扭曲。

  从此落下了严重的心理疾病-变态。听说此病属于世界范畴内的绝症,一堆医学博士、博士后对着此病束手无策。

  四妹并从此改变了自己的人生观,人生哲学。

  她的人生格言为之改写:谁敢难为她(只要她认定),她一定百倍奉还,绝不姑息。

  且可以明目张胆,从不手软。

  管你飞禽走兽,还是四脚爬虫,只要让我丁敏看着不爽,一律睚眦必报,绝不手软!

  在上海失意的四妹丁敏在大肆痛诉社会不公,高智商没有好饭碗的同时,扭头一看,大姐和大姐夫这不站在那里吗,人生何必这么累?

  遂起义,打响了家里“全职考研”的第一枪。

  我当时很奇怪,问她:美女妹妹,做销售,很锻炼人,这样的工作对你人生和未来很有帮助,耐得住寂寞才有美好未来哦。

  再说了,考研可以在职学习吗。你可以边工作边考,何必辞职全职考研呢?

  四妹丁敏也语重心长的开导我:她学的专业不好,在社会上不好混;她决定弃理科从更牛逼的理科---考研学经济。以应对当下危机起伏的经济环境。

  毕竟欧债危机和波斯湾这么多问题需要她去面对和解决。

  毕竟中国的房地产行业发展和煤炭,汽油,电力,运输,物流,金融等很多领域的经济问题需要她去解决!

  这是一种神马样子的精神啊?

  我翻遍了课本,认为除了潘帕斯高原上的雄鹰格瓦拉兄弟及古巴神人卡斯特罗,其他人都不能跟我这个天才四妹丁敏媲美。

  即使我当时傻傻的认为:“江大爷”学的汽车维护和修理,一样当了大哥大,“涛哥”学的水利工程,虽和国家管理无关,但一样当了真龙天子。

  但四妹就是四妹,她不同于一般的凡人。

  我要用发展和跨世纪的眼光来看待她的问题。

  我甚至认为“家、宝”的班,都应该由她来接!

  呵呵,不过说归说,我老婆丁琪对这个天才四妹妹的想法很支持。

  研究生考了三年了,四妹至今仍在头悬梁、锥刺股,唇红齿白,面慈心软的苦读英文八百句。

  作为汪洋北漂的一员,她是幸福的。

  我愿与你此生永偕白头,就这样,温暖着,依偎着,永远永远……

  清晨,阳光明媚,透过纱帘,斑驳的光影照在我眉心。

  我猝然而醒!

  妻子,凝视着我的眉头,看着我一头大汗,妻子问:“怎么了,宝贝?”

  我擦擦眼角的泪,拉着她的手,捂在心口。

  我说,你还在,真好!

  谢谢你,不离不弃的包容我!

  妻子看着我,笑了。

  “昨夜做恶梦了吧。宝贝!你看你这一头的大汗。”

  我说,我跟丁琪的事情你都知道了,哎,还有孩子……

  “什么丁琪啊,什么孩子啊?”

  “宝贝,你失心疯了吧,呵呵!”

  “估计,你昨天晚上,又跟楼上老吴喝通宵了吧?”

  “人家跟她老婆的事情,你可别多管哦。”

  “清官难断家务事哦!”

  “老吴他老婆也不是个善茬,你看她那一家子,个个虎虎生风的!”

  我……??????????????

  “还有,老吴的那个初中同学丁琪美女,你以后别跟她有接触了哦,这娘们是个人才,你看把老吴整的,都快疯了啊!”

  难道,不是我?

  难道,这一切,都是一场梦!?

  老婆,我追问道:“你是不是我老婆?我们没有离婚吧。”

  老婆在厨房大笑:“让猫尿灌的你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了吧?”

  “还离婚,下辈子吧!”

  “你这德行,除了我,谁愿意伺候你!”

  “你看你昨夜吐的,马桶都满了,床单我刚换了,洗了……”

  “你一会起来喝粥啊!给你熬的养胃粥!”

  “还有,你以后别跟老吴喝酒了,那小子酒品太差,喝了就跟你谈什么“约炮”啊,找“小三”啊,“生男孩”啊,“传承”啊……”

  "我最烦的就是这种人,老吴他自己跟老婆不幸福,天天惦记他初中同学丁琪,可别把你也带坏了……"

  我擦了擦额头的汗,妈呀,一场梦啊……

  窗外,阳光灿烂,幸福的生活才刚刚崭露头角!

  妈的,坑死爹来!

  还好是一场春梦!哈哈哈!

  “老婆,给我找条新内裤哦,我这就起来喝粥!”

  哈哈,小伙子,加油吧!

  我们向着美好的生活,前进哦……

  剧终!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