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教育 » 正文

姐弟恋跨越20岁 我依旧深爱她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16 09:41:51  

  每天傍晚暮色降临,小云会挽着我的胳膊去江边散步。她是我的女朋友,我们相爱,并且感受着深深的幸福。当她的头轻轻依偎在我的肩膀,温暖会如阳光一样洒进心里,然而此时,我看见远处人们在小声议论我们,他们的目光斜斜地扫过来,如同武汉的深秋一样,让人打寒战。

  他们议论的,是小云眼角的细小皱纹,和我光洁青春的额头——小云大我二十岁,她已经40岁了。这二十年的光阴差距,让我们只能在夜色中拉手,让我们在亲吻的时候胆战心惊。

  我在网上认识了小云。已经不记得是如何聊起来的,渐渐的,我们形成了一种默契,从傍晚到凌晨,是我们固定的对话时间。虽然没有问她的年纪,但我能感觉到她一定是个经历太多事情的女人。她的语气里,总有那么多的苍凉和无奈,那么多的沉重和不安。“聊了这么久,你怎么从来没提过你老公?”她幽幽地叹气,告诉了我一个悲伤的故事。

  电脑这头,我仿佛看见一个女人一颗破碎的心,我为她隐隐地心疼。通过视频,她和我想象中的一样,朴素、憔悴,却对我淡淡一笑。

  那个夜晚我失眠了,眼前晃动的全是小云那个惨淡的微笑。我那么想保护她,给她安全和温暖。我要向她表白,这不是一时冲动,是深思熟虑后的决定。

  QQ上,小云显然是吃了一大惊。“你太冲动,这完全不可能!”“我已经想好,我说的是真的。”“我们相差那么多岁,你还是做我的干弟弟吧。”

  “不,”我很坚决,“我想给你的,绝不止一个弟弟给予的。我作好了给你婚姻的准备。”

  那次热烈的表白后,小云消失了。我知道她没有走,她只是在回避,她在QQ上隐身。

  每天,我都要跟她留言,告诉她,这不是我的任性,是我爱她的决心。一个星期后,她终于试探地问了句,“真的吗?”

  7月初,身体已经恢复的我在小云的挽留下,决定不回上海,虽然那里有很多亲戚朋友、很好的工作机会。为了她,我直奔武汉。

  我一下火车,就看见了小云的身影,她素面朝天的脸,她向这边张望的焦急,烙在我心里成为一幅最美的画。后来小云告诉我,天天是这样评价我的,“妈,他看上去那么小,你要跟他在一起?是不是脑子进水了!”

  到武汉的第二天,我就开始找工作,我不能光依赖小云。

  流火的武汉,我顶着烈日,清晨帮小云和天天买回早点,顺便买两份报纸,只看招聘专刊,开始武汉三镇的奔波——总在碰钉子。我没有文凭,经验太少,找不到满意的工作。

  无论多忙,一到中午我就马不停蹄地赶回来,给天天做饭。下午6点,当小云下班回来,我和她一起去菜场买菜——那一刻,是我感到最温馨的时间。

  深夜里,我拥着枕边的小云,听她一遍又一遍不敢相信地问:“你真的爱我吗?你不后悔吗?你想好了吗?”我的回答,永远那么利落坚定,“是的,我爱你。这是从来没有的感觉。”她喜极而泣,“那么多年,我都没有感觉过这样的幸福了。”

  她感到幸福,才是我继续努力的动力。

  八月了,我的工作一点着落也没有。口袋渐渐瘪了,我的心如同越绷越紧的弦。有时候,桌子上有小云上班前故意留下的几百块钱,我从来不碰,我的自尊提醒我,绝对不能要她的钱。

  “我要回上海。”我说,离开不是分手,是为了得到更好的生活。我要挣到足够的钱,让她们不再过得那么拮据。

  “那我要等到什么时候,如果你变了呢?”小云的眼泪掉下来。尽管我一再保证,她仍旧拉着我的手不松开。我轻轻掰开她的手,提起行李,突然听见她“啊”的一声——她居然拿我刚抽过的烟头,往自己的胳膊上按下去……

  我的心,终于忍不住地抽痛。我本来就不舍得离开,她这样的伤害自己,让我觉得自己亏欠了她太多,愧疚仿佛刀子一样割着我的心。

  我没有离开,而小云呆呆地坐了一个晚上,她泪痕满面地守着我,那一刻,我们已经成为不能分开的爱人。

  第二天,我照例为小云买回了早点,另外,还有一束玫瑰。她惊喜地叫出声来,“小田,我已经不记得有多少年没有收到花了!”

  她开心的模样,在我心里,比这些玫瑰要美丽得多。

  我终于找到了工作,就在家附近,一家小公司里做业务。每个月1700块,钱很少,毕竟可以和小云相守在一起了。

  我们终于有了安定的生活,一个不大却温暖的窝。清晨,我们一起去上班,晚上一起去买菜做饭。我从来没有体会过那样的宁静和踏实,我幻想这样的生活能一直维持。

  直到一次散步的时候,小云的眼神突然就定住,她的手不自然地从我的胳膊下滑落——她看见那边,我的同事奇怪的眼神。

  上班后,他们问我那是谁,“是你妈妈吧?”我抬眼望了望那一片好奇又诡异的眼神,犹豫再三,说:“我大姐。”这个回答让我自己都羞赧,我居然没有勇气说她是我的女朋友。在场的同事都愣了,都笑了,“谁信呀,看你们的姿势!”[page]

  “对,她是我的……朋友。”我承认了,他们沉默了。

  有人开始劝我,“她一定是个有毛病的女人。”“你不是来真的吧?你疯了。”“你想过以后吗?你不会有自己的孩子。”……我默默地听着,这些都是我思索过的问题,可是我不在乎。

  我听见小云和她的朋友打电话,她说:“小田对我真好,我觉得和他在一起太幸福了。”我的内心涌起感动,我有什么理由放弃这段幸福,难道只是因为她不年轻漂亮?

  年轻漂亮能一辈子吗?谁都有衰老的时候,可是互相吸引的感觉,无可替代。

  我独自出去买烟,楼下的几个女人指着我的背说,“看,就是他!”电话亭里,我给在家乡的父亲打电话,“爸,我找了个女朋友,对我很好。”“哦,是吗?”他早就盼望着我结婚。“只是,她比我大一些。”“大多少,有没有5岁?”“有。”“那怎么行,这也太大了点……”我没有等父亲把话说话,寒暄了几句,就挂了。

  真爱会得到祝福,人们都这样说,可是我们的爱周围,有太多的鄙夷和嘲笑——只因为那二十岁的年纪。不知道在哪里见过这样的话,“当你老得牙齿掉光,我仍然爱你额头上的皱纹,亲吻你的牙床。”这是我想对小云说的话。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