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链轮}
当前位置: » 正文

一个拜金女的婚恋故事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8-11-16 09:58:50  

  一个拜金女的婚恋故事

  撮合姻缘,人生乐事。我曾当过红娘,熟料牵错了线,导致女方的人生自此改变,我一度陷入自责。

  撮合姻缘 弄巧成拙

  2006年,我从工作了6年的公司辞职后,加入了一个新的团队。阳光帅气的廖帅是我的新同事。廖帅比我小,条件好得令众多单身女同事各种垂涎。我自认条件不怎么样,所以乖乖地退出暗恋他的队伍。

  不久,廖帅的恋情曝光了。女友青儿也是我们公司的,长相非常一般,平日的穿着也很朴实。大家茶余饭后议论这对恋人没多久,就传出青儿甩了廖帅的消息。众人都傻了眼:青儿到底哪根筋搭错了?这么好的男人不知道珍惜!随着这段恋情的结束,青儿辞掉了工作另谋高就。

  那天傍晚,因为工作没完成,我留在办公室加班。下楼接热水泡面时,我看到独自坐在楼道口的廖帅。从侧面看,他的表情很忧伤。听到我的脚步声,廖帅扭过头。我分明看到他眼里噙着泪水。

  “姐,你怎么还没下班?”廖帅平时叫我姐。当他带着哭腔叫出“姐”这个词时,我很心疼他。我坐到他的身边,询问发生了什么事。“还不是因为青儿,她伤我太深了。”接下来的半个小时,廖帅讲了他和青儿的事,说他如何专情,青儿却只是玩玩罢了。说着说着,他又哭了。

  我一直认为男人流泪是懦弱的表现,为爱情流泪却是例外。

  “天涯何处无芳草,姐帮你介绍一个新女朋友,你愿意吗?”廖帅一听,来了兴致。“姐,你没是逗我吧?”“我讲真的,她是我的朋友,小我几岁,和你站在一起绝对特别搭!”我要给廖帅介绍的女人叫孝琳,她和廖帅同岁。

  话已经说出口,我不得不安排廖帅和孝琳见面的事。当我把廖帅的情况讲给孝琳听时,她两眼放光,恨不得马上把这个男人吞进肚子。我从孝琳的眼睛看到了想嫁给有钱人过舒服日子的欲望。我不反对她有这样的想法,年轻漂亮是女人的资本,用这样的资本谋幸福,也不算什么坏事。

  几天后,我安排他们在咖啡厅相见。我找了个借口没去,留他们单独相处。那天晚上我坐立不安,生怕孝琳表现不好廖帅看不上。临近午夜,我给孝琳打了电话,一听到她的声音,我知道八字有一撇了。

  “姐,真要谢谢你,我和廖帅都蛮有感觉的,他约我明天一起吃饭。要是我真的能嫁到他们家,我给你包个大封包!”我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我把看到廖帅为前任女友哭泣的事告诉了孝琳,说廖帅很重感情。孝琳听后,对廖帅的好感蹭蹭蹭地往上升。

  撮合成功后,我不再插手廖帅和孝琳的事。孝琳偶尔汇报进展,说廖帅带她去哪玩,吃了什么好吃的,给她买了多贵的衣服之类。我隐隐有些担忧,担心孝琳走上迷恋物质的路,一旦迷恋上昂贵的东西,再让她买平价的,她肯定做不到。

  我苦口婆心地叮嘱孝琳:“男人对你的感情深才是最重要的,物质的东西都是虚的。”孝琳直说“我知道啦”,话题一转她又开始炫耀廖帅给她买的包有多贵。我的叮嘱被她抛到了脑后。

  皇上不急太监急。身边的朋友都这么说我。朋友们说,孝琳能不能嫁给廖帅要看她有没有福气,我干着急没用。想明白后,我彻底放手不再管他们的事。但是心底还是隐隐的担忧。

  2007年元旦,公司放假。我睡到自然醒。本以为新的一年会喜庆、愉快地开始,谁知一通电话打碎了一切。

  “廖帅是个混蛋,我被他骗了!”孝琳很生气。我让她好好说,谁知她就是哭,哭了好几分钟。“再哭我就挂电话了。”我的口气很强硬。孝琳终于停止哭泣:“姐,我怀上他兄弟的孩子了。”

  他的游戏伤了她

  孝琳怀孕了,孩子不是廖帅的。

  这个消息于我,何其震惊。我连怎么批评孝琳都不知道了,对她极其失望。“到底怎么回事?”我需要知道真相。孝琳带着哭腔说,廖帅的兄弟阿斌也喜欢她,还偷偷跟她告白,她调查了阿斌的家室,发现他比廖帅家还要有钱,她为难了,一边做着廖帅的女朋友,一边和阿斌幽会。

  根据怀孕时间推测,孩子是阿斌的。孝琳不敢向廖帅坦白,悄悄到医院做了手术,谁知还是露了陷。孝琳失去了廖帅。阿斌也在跟她玩失踪。经常出入夜场的朋友告诉她,廖帅早就知道孝琳和阿斌的关系,这是他和阿斌的一个赌注,目的是看孝琳有多滥情,被青儿伤害后,廖帅已经不再相信爱情。

  和孝琳恋爱,只是廖帅玩的一个游戏。我不敢相信,这个温文尔雅、彬彬有礼的男人,背地竟然这么有心机。“你们是不是误会廖帅了,他在公司工作很努力的。”孝琳看着我哈哈大笑:“他那些样子都是装出来的,我跟了他几个月,他是什么德行我还不知道,除了有钱他一无是处。”

  “既然你晓得他是装的,晓得他一无是处,为什么还跟他在一起?”我的问题戳中了孝琳的软肋。孝琳露出无奈的表情。“姐,你文化程度高,不是有句话叫入什么容易、入什么难啰?”“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是的,就是这句话,我现在就是这种情况,我穿惯了高档衣服、花惯了钱,再喊我节约过日子,比杀了我还难。廖帅耍我,我不怪他,我只怪他把我带野了。”

  我明白孝琳所指的“野”是什么意思。和廖帅恋爱这半年,孝琳确实发生很多变化,变得我都不认识了。“还好只有半年,你收收心好好工作,以你的条件,不怕将来嫁不进好人家。”孝琳再次大笑。她说,柳州是个很小的圈子,如果有钱人晓得她的经历,哪个还愿意要她。“干脆我去做情人算了,捞不到幸福至少可以捞到钱。”我定定地看着孝琳,觉得她好陌生、好可怕。

  我毕竟不是孝琳的亲娘,再怎么关心她,也不能时刻在她身边提醒。由于工作忙,此后一年我和孝琳很少联系,看她在QQ空间发的日志和照片,她似乎已经步入新的生活。

  我发自内心祝福孝琳,希望“干脆我去做情人算了”只是她的一句气话,希望她永远不要走到这一步。意外的是,我收到了孝琳给我发来的QQ邮件。邮件有很多附件,我一一下载到电脑。点开孝琳发来的东西一看,竟然是医院的诊断报告和孝琳的B超检查结果。孝琳又怀孕了。

  我无语了。我拨打了孝琳的电话。孝琳催我:“姐,快点过来,我马上要进手术室了,我好怕,怕自己再也出不来了。”我一听急了,赶紧问她在哪家医院,立刻打车过去。赶到医院,孝琳已经进了手术室。坐在医院冰冷的椅子上,我的心也是凉的。

  不愿回头的情人路

  孝琳不敢告诉家人做手术的事。她搬到我家住了几天。我向妈妈撒谎孝琳只是感冒而已,可是看到我给孝琳炖鸡汤,妈妈明白了一切。“你们这些孩子的脑子是怎么想的,肚子里是个小生命,怎么能这么残忍。”妈妈不认同孝琳的做法,但又心疼她,于是每天给孝琳做补身子的汤。

  一个星期过去了,孝琳收拾行李搬回家。在她回家前,我们进行了一次掏心掏肺的谈话。直到那时我才知道,孝琳已经做了几次这样的手术。“你不怕以后生不出孩子啊!”我真心为她的未来担心。孝琳却很看得开:“那些找情人的男人都是有老婆有孩子的,没给他们生孩子他们更加开心。”我的眼睛瞪得圆圆的:“你没有好好谈恋爱,真的给有老婆的男人做情妇了?”

  孝琳摊开双手,一副无所谓的表情。“反正都是和男人玩,跟什么样的男人玩都一样,只要有钱给我花,跟哪个我无所谓。”孝琳的话像一把尖刀刺进我的心脏。我不由自责起来:“孝琳,都是我对不起你,要不是我当初介绍你和廖帅认识,让你对物质着迷,你不会变成今天这样。”孝琳扒开我的手看着我:“你想多了,我本来就是好吃懒做的女人,这就是我的命了。”

  交谈结束,孝琳拉着行李箱离开了。我以为她回家了,谁知她没回,而是搬到一个男人给她租的房子。房子所在的路段,离我家只隔着一条马路。每次透过窗户看向马路对面,我仿佛看到孝琳也站在窗前,她的身后是一个有钱的已婚男人。每每想到这个画面,我都陷入深深的自责。

  一晃,几年过去了。我嫁了人,有了孩子。孝琳已经离开柳州,偶尔回柳州看父母和朋友。每次回柳州,孝琳都会找我喝茶。

  我一身简单的衣裙,脸上不施粉黛。孝琳则穿低胸上衣、超短裙,脸上的妆化得很重。闲聊间隙,她当着我的面补妆。她的电话也很多,每每接起,她都会发出嗲嗲的声音,听得我起鸡皮疙瘩。我们之间的话题越来越少,又过了两年,孝琳回柳州后不再找我。

  我任由这段友情被时间一点点消磨。生活在不同的城市,生活理念相差甚远的我们,已经不可能像过去那样交心。当我准备删掉孝琳在外地的手机号时,突然接到她发来的短信。内容是邀请我去参加她的婚礼。我的好奇心又被勾了起来。我关心地问:“新郎是什么样的人?”

  孝琳的回复简单明了:“有钱,养我多年,终于离婚的男人。”“你真的确定自己爱他?”“姐姐,不要说笑好不好,我爱的不是他的人,是他的钱,他已经五十好几了,哪个还计较爱和不爱。”

  看着孝琳发来的短信,我踌躇许久。我决定不去参加婚礼,因为我不想看到为了钱而结婚的孝琳,更不想看到那个包养孝琳的男人,他们都让我觉得恶心。“你不能来,我很遗憾。就这样吧。”

  就这样吧。

  我和孝琳的友情就这样吧。我们各自过着各自认为正常的生活。截至倾诉这段心事当天,我和孝琳已经失联一年。也许失联不是什么坏事,我们注定只能陪伴彼此一段时间,注定渐行渐远。

{蜘蛛链轮}
 
 
[ 软文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

 
 
点击排行
 
    行业协会  备案信息  可信网站